翎玥

黑羽快斗本命
快新、新快皆吃
兩人可逆不拆
你們快去結婚!!!TTTT

較常出沒在噗浪owo//,求同好qwq

CP上下自由心證(你

遲來的聖誕快樂&新年快樂!!XD

雖然在噗浪已經有發過了不過這裡也來一下w(欸

原本是2015聖誕賀卡圖....不過超過時間就變成賀年卡啦XD(喂

接下來也請多指教了(艸


因為畫技渣渣就不tag了(つд⊂)

【快新】Alice? ファンタジーの世界、夢の現実

(魔境夢遊paro)
啊是的.....如題所示、就是很久之前某天在電視上看到魔境夢遊的重播>>>>然後就冒出了這個腦洞、當時只有先在筆記本上面稍微記梗而已......結果沒想到原本只是個幾百字的腦洞這幾天整理時居然不知不覺就破萬了(爆

雖然說是魔境夢遊、但其實有參雜其他童話設定、然後後面其實也被我改的差不多了>>>>>所以當作一般的童話設定來看也可以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兩人現實中交往設定
*私設有
*BUG有
*OOC崩壞注意
*文筆渣渣、應該說沒什麼文筆可言
*若以上沒問題歡迎往下


----------------------------------------------------------------------------


「哇喔──」


經過了無數大大小小的山路後,出現在工藤新一與黑羽快斗眼前的是如同英國中世紀般的建築──在偏遠的山區裡有著與世隔絕的莊園,位於莊園中間,綠色的藤蔓攀沿著白色的外牆,加上天藍色的尖頂帶著有些陳年的痕跡,外型就像除了某些主題樂園外在現代日本幾乎見不到的城堡,而城堡周圍環繞著一大片迷宮般的花園──或著說庭院。


起初工藤新一受到了委託來到這個莊園,原本打算一人前往時在戀人軟硬兼施的要求之下一同來到了這裡。


下車後便有管家出來迎接,簡單的介紹之後就立刻著手進行調查,這次的委託看似簡單卻有著不尋常的地方。


根據信上所言,委託人有個重要的小孩,幾天前卻消失了。原先以為是跑到庭園裡去玩,時間一到就會自己回來了,但是怎麼等卻還是沒半個人影,之後出去找到處都找不到,也沒人看見他的蹤跡就像消失了一般,而因為與世隔絕的地理位置關係不可能跑到外面。
而委託人自身的私人原因無法找警察幫忙,在這種情況之下向工藤新一尋求幫助。
信上最後附上地址,且提到如果願意接受這份委託將會有專人來接送。

原本工藤新一對這起委託是沒有興趣的,但是信的最後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因為信上所提到的位置以及委託人的身分。

雖然有給一行住址,但奇怪的是翻遍全日本地圖都找不到這個地方,而委託人也是個謎,僅僅在信的最後屬名了K˙k。

而在心中浮現興趣的瞬間,在工藤宅外面便有一輛黑色轎車停在外面等待著,就像篤定他會接受一樣。



於是他改變主意了,決定接下這份委託。





----------------------------------------




"──他回來了?"
"──是他嗎?"



「你覺得他有可能在哪裡?」

「嘛,誰知道呢?或許這裡也有像黃昏之館那樣的地下密室也說不定。」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剛剛從樓頂上方往外到處看過了,的確不可能跑到外面去,而迷宮般的庭園也沒有發現人影,加上撇除已經確認過的花園之外,剩下的就是城堡內部了吧。但是問題是、......」

工藤新一與黑羽快斗開始調查城堡內部的狀況,正當兩人正在城堡四處觀察討論時,有隻兔子躲在牆角露出一顆頭,隨即又跑走。


「......兔子?」

「嗯?什麼兔子?」

「你有看到嗎?剛剛有一隻兔子躲在角落。」

「咦?在哪裡?而且這裡怎麼會出現兔子?」

「不知道,牠剛剛冒出一顆頭後就跑走了。」

「咦咦──該不會是有人養的吧?不然等下可以問管家看看?」

「......也是。」


工藤新一壓下心中的疑惑決定不管那隻兔子繼續調查。

但是牠卻一直出現在眼前,幾乎走到哪都可以在角落看到他的身影,每次出現時很快又消失不見,而奇怪的是黑羽快斗每次都沒有發現牠的存在,更奇怪的是那隻兔子牠居然穿著福爾摩斯的裝扮還拿著懷錶!


問了管家無果後工藤新一覺得自己大概是太累眼花了。


一整天下來還是找不到那個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密室,而城堡本身很大短時間也無法全部調查完畢,時間也不早了於是他們決定先稍作休息,管家也已經為他們準備好晚餐等待著。

用餐過後,便帶領兩人到客房,交代了一下有事可以到哪聯絡後便離開不再打擾。


「啊啊──到處都沒有發現像是密室的線索阿~~而且那個委託人真的很神秘耶,居然連管家都沒有看過。」黑羽快斗一進房就立刻往床上呈大字型倒了下去,並回想來到這裡後所得知的事情。

「是啊,先不說密室的存在是否真的,光是這棟房子本身就很可疑,還有那隻詭異的兔子。」回想起今天一直看到那隻莫名奇妙的兔子,工藤新一就覺得奇怪。

「你說那隻福爾摩斯兔子?」

「啊,似乎除了我之外你們沒人看到牠,明明一直出現在眼前亂晃。」

「嗯...如果不是新一你眼花的話牠會不會跟那個小孩消失的原因有關?」開始胡思亂想的黑羽快斗隨意猜測道,因為自己的確沒有發現任何兔子,但是戀人不是會突然說出這種無憑無據的話,所以他一定是真的看到了才會這麼說。「......比如說像愛麗斯一樣追著兔子跑然後就不見之類......啊哈哈......我開玩笑的。」

「......那是童話故事,這裡是現實。」聽到戀人天馬行空的猜測無奈翻了個白眼,便坐到床邊緣思考到目前為止所發生的事。

「好了,新一你一定是累了,我們早點睡吧。」黑羽快斗伸出手把坐在床邊的工藤新一向自己拉近並擁住對方的腰「好嗎?」溫柔的眼神中帶有安心的力量,輕聲說著。

「好吧......我大概真的是累了才會看到奇怪的東西。」因黑羽快斗的動作順勢趴在對方身上,對於這樣的行為他似乎習以為常般沒有太多抗拒並無奈說著接受對方的提議。

「嗯,那麼趕快睡吧,新一。」幫自己與對方喬好姿勢並蓋上被子後,笑著輕吻了下對方的額頭道「晚安~」看到對方闔上眼睛後自己也閉上眼睛漸漸陷入睡眠。



----------------------------------------------


夜裡,在沉靜的環境之下,有個黑影迅速掠過,皎潔的月光隱約照亮了房屋內部,兩人相擁而眠絲毫不知有位不速訪客正漸漸靠近。


「Alice?你是Alice吧!快醒醒!」

「......?」工藤新一被突如其來的喊叫聲喚醒,隨即發現對方的真面目一瞬間睡意都消失不見「等等,你不是白天一直出現的那隻兔子?而且你會說話?!」

「快點,就要來不及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快斗、醒醒,黑羽快斗!」試著喚醒身邊的戀人卻發現怎麼叫喚與搖晃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這很反常,讓工藤新一不禁開始緊張起來擔心是不是戀人被做了什麼事。

「放心吧,現在只有我們兩個在這個時間中,他是不會醒的,等時間回歸之後就會恢復。所以我們快點走吧!」

「......你有什麼目的?」完全無法放心下來,但是現在的狀況實在出乎他的預料之外,迅速整理好思緒,判斷出如果不先把眼前這傢伙處理掉事情勢必不會就這樣結束。

「帶你去一個地方!快點!就快要來不及了!」

「你也是就這樣把這屋子的小孩子帶走的嗎?」

「先不說那個了!在這樣下去真的會來不及!」

「......嘖、」看到對方直接跑掉決定跟過去看看或許會有什麼發現的工藤新一起身拿著手機下床追出去,並不忘記先傳一封簡訊告知戀人避免擔心「喂喂你這傢伙也跑太快、......咦?!」

追著兔子跑經過一個轉角後,冷不防的踩空並掉入一個洞裡。
這個洞很深很深,毫無止境的延伸下去看不到底部。在記憶中回憶一遍,對於搜索過這區域的工藤新一可以確認當初並沒有這個洞在屋子裡,而剛剛只想著追那隻兔子沒注意到腳下突然出現的深坑就不小心掉進來了。


在黑暗中無限掉落的感覺終於在前方出現一個出口,正想要怎麼著地時便有著其他無形的力量將他緩緩放到地上,緊接著那個洞就消失不見。


工藤新一覺得自己在作夢,但是這個夢又太過真實。


那隻兔子也已經不見蹤影,觀察現在的位置與環境,一個獨棟小屋裡僅有一個方桌和椅子,桌子上面有著餅乾及不知名飲料,沒有可以出去的門,但是最下方有著小窗戶是鎖起來的,打定主意的工藤新一決定先想辦法出去外面在說。


對於眼前現在的情況直接想到某個童話故事,半月眼突然想起之前黑羽快斗說過的話,真不知道那傢伙是幸運剛好猜中了還是該說烏鴉嘴。


接著試著回憶那大概內容還是知道但已經記不太清楚詳細的童話故事,雖然不情願但如果想從這裡出去還是得照做吧。



憑著記憶中的步驟而情況也如同故事情節那樣一下變大一下變小,幸運的是,身上的衣服也跟著變化並沒有淪落到沒衣服穿的窘況,工藤新一便順利打開那道小門走到外面。


「喂喂不會吧......」走出來到外面的世界後,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不是一般的世界了但看到眼前的景色還是不禁懷疑自己的眼睛。

出現在面前的是完全只能在書中看到的景色,天空也不是一般的藍色而是帶有色彩的光緩緩流動,不遠處有座由奇形怪狀的植物所包圍的森林,隔壁是雲霧狀的河通向遠方不見底,而延伸河的另一端似乎有座懸崖瀑布向下奔馳,自己出來的小屋周遭雜草叢生,附近有一些藤蔓以及不知名的樹木加上矮草叢。


「Alice?」

「真的是Alice嗎?」

「可是......」


不知不覺週遭傳來了許多的竊竊私語。

正當工藤新一猶豫接下來該往哪個方向前進時,有對雙子出現在他面前。在驚訝的同時,雙子率先發話了。


「請問是Alice嗎?」

「不......」

「就說吧他怎麼會是Alice呢!」

「咦~~可是只有Alice會從那道門出來啊?」

「Alice怎麼會是男的呢!所以他應該不是Alice。」

除了髮型外,兩個長得幾乎一樣的雙子在他面前一人一語對話著,而這兩人的長相他並不陌生,就是工藤新一跟黑羽快斗的青梅竹馬──毛利蘭與中森青子。


要不是他清楚的明白這裡不是現實世界以及對方身上的服裝和對話他都要以為青梅竹馬也跑來了。


「哎呀~你們兩個在這樣爭論下去小心把對方嚇跑喔?」另一個熟悉的女聲響起。

「老媽?!」沒想到會看到自己的老媽就算是工藤新一也無自覺驚呼出來了,但是對方雖然跟自家母親同張面貌,不同的是,頭髮卻是紅色的。

「啊啦、一見面就當著淑女的面前喊老實在太沒禮貌了!」來人插著腰氣鼓鼓說著,「你說說看,我到底哪裡看起來老了?」邊說邊戳對方的臉頰。

「啊哈哈.....是我認錯人了。」半月眼乾笑道,「別再戳下去了阿!」受不了繼續被這樣戳下去於是避開手指出聲制止對方。

「嗯哼~」終於停止繼續戳對方的臉頰「你說你不是Alice,那麼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的名字是工藤新一,雖然不知道是不是你們口中的Alice,但我只是因為追著一隻兔子然後就不小心掉到一個洞來到這裡了。」

工藤新一飛快的整理剛剛從雙子對話中的訊息並簡單的說明,他自認不是Alice,但是根據對話只有Alice會從那道門出來,而腦袋回想很久以前看過的童話故事,也就是說他在這個世界中的定位有可能就是Alice一般的存在。


而要脫離這個現況或許只能跟著故事走了。


「兔子?」

「嗯,穿著福爾摩斯服拿著懷錶計時的兔子。」

「噢,難道是白兔先生?」

「咦?所以是白兔先生帶來的囉?」雙子A聽見後發出疑問。

「欸?所以你真的是愛麗絲囉?」雙子B跟著插話。

「好奇怪啊?沒想到Alice是男的呢!」

「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反正他長得也蠻漂亮的?」雙子又開始一人一語對話著。

工藤新一黑著臉聽著外貌跟青梅竹馬一樣已經不知道對話到哪裡的雙子開始陷入思考。
如果要跟著故事走才能離開的話,那麼後面的劇情發展是什麼?
老實說他忘了。
而且據他所知,光是這個故事就有很多個版本,而目前出現的角色除了白兔外長相都是自己認識的人,所以設定上應該也不是一般常見的故事內容。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嗎?

「嗯~不然這樣好了,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帶去給智蟲看看吧?」打斷工藤新一思考及雙子的對話,擁有有希子面貌的女子再次說道。

「這樣也好?」

「就這麼辦吧!」

「那麼就出發囉~要跟好喔!」

紅髮有希子歡快說著便邁開腳步,而另外兩個雙子也跟著往另一個方向前進。


智蟲?是那個叼著煙管吐著白煙據說無所不知的毛蟲?


......不是吧難道會是那個人?


在行走中工藤新一透過對話也了解了一些這個世界的設定,擁有小蘭跟青子外貌的兩人如他所料是雙子般的存在,而擁有有希子面貌的是紅鶴。

這個世界有兩位女王,紅心女王以及白女王。

原本是白女王掌管的,但目前是由紅心女王統治這個世界,而白女王隱居狀態中很久沒出現了,原因不明。

紅心女王有個眾所皆知的身份,使用魔法的魔女。

而紅心女王非常愛美,自認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人,所以他不允許有其他人比她更美。
一旦被發現有可能對她造成危機的人就會被下魔法,而年輕或是貌美的女子大多被囚禁起來關在城堡裡。

有傳言說白女王身體不好,也有人說白女王因為受到紅心女王的詛咒變成小孩子等等各說紛紜。


而Alice,是個傳說般的存在。


有人預言,將來某天Alice會打破這個現況。



聽到這邊工藤新一忍不住疑惑起來,眼前這三個還在到處亂晃沒問題嗎?

「不是說年輕女子大多被囚禁起來,那你們怎麼會在外面亂晃?」

「那當然是因為我們厲害啊!」紅鶴完全沒有回答問題。

「盡可能的躲起來囉~」雙子A良心說道。

「躲不過就擊退他們囉~」雙子B暴力發言。

「......」算了他不該問這個問題的。


原本還想問所謂的打破現況是指什麼,下一秒就來到了目的地。


前方有一區圍繞著煙霧,而煙霧中心有個人影。
一樣是叼著煙管、吐著白煙,但不同的是那人的外貌。

是的,那是擁有工藤優作外貌的智蟲,他就悠閒的坐在葉子上看著他們。

「嗯......等你們好久了。」

「果然你知道我們會來找你~不然平常要找你都要找很久呢!」

「哇~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所以他是不是我們要找的Alice呢?」

「這個嘛......你不是他,但你也是他。」智蟲看著工藤新一,說出一串不明不白的話語。

「咦~?那麼他到底是不是Alice呢?」馬上就有人發出疑問。

「預言說Alice會在今天到來,在奇妙日改變這個世界。」依舊答非所問。

「至於如何改變......首先,去找笑臉貓,找到笑臉貓後他會帶你去見關鍵重要人物,見到了以後......你就知道怎麼做了。」
「那麼,祝好運......。」看著工藤新一說完他便隨著煙霧再次消失在眾人眼前。


「真是的!還是一樣那麼隨心所欲呢!」

「他不是Alice但同時也是Alice?」雙子B陷入混亂。

「笑臉貓?那個像謎一般的存在?」雙子A困惑說道。

「呃,你們知道要去哪裡才能找到他嗎?」工藤新一發問。

「誰知道呢~?沒有人知道他在哪,就連看過他的人也很少。」紅鶴聳肩

「是個行影不定的人喔!」

「是個充滿迷團的人呢!」雙子同時回應。


......看來得靠自己來尋找了。


「那麼,接下來要往......?!」正在思考下步要往哪裡去尋找那名笑臉貓的同時被後方眾多腳步聲打斷,與此同時身旁那三位開始準備逃跑並半推半拉著他向前衝。


「天啊居然追到這裡來了!」

「快跑!女王的追兵來了!」

「跑起來不然會被抓住啊!」


被迫跑起來的工藤新一很無奈。


眼下的狀況不但如同迷霧般模糊還不知道那名笑臉貓究竟在哪裡,而緊接著就開始上演一場逃亡記。


工藤新一不禁對往後的發展感到前途堪憂,但馬上就振作起來,冷靜的大腦開始思考如何從這個情況逃脫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對方人數眾多,腳步聲聽起來應該是騎著馬之類的生物來追捕他們,現在所處的環境在有著奇怪植物的森林裡,如果全部一起走被抓住的機率很高,所以分開跑是比較好的選擇,但是......看著有著自家母親以及認識的青梅竹馬們外貌的三人,雖然心裡清楚他們不是他所知的那些人但還是會擔心他們是否有辦法從這個現況順利脫困。


漸漸逼近的腳步聲顧不得他在猶豫下去了。


「如果分別往不同方向跑你們沒問題嗎?在這樣下去會一起被抓的!」整理好現在的情況後工藤新一向身旁的人喊道。

「沒問題~!我們可沒那麼容易就被抓到呢!」雖然被追著但還是用歡快的語氣俏皮說道。

「那麼就分開跑吧,小心別被抓到囉!」

「其實我比較擔心Alice呢?你沒問題嗎?」

「......沒問題的。」工藤新一沒想到結果自己是被擔心的那個。

「那麼就各自小心囉~!」有希子樣的紅鶴說著同時他們三人一同分別往不同方向跑開,同時工藤新一估算著自己跟追兵的距離邊觀察周圍後轉個彎也躦進了一條由樹幹所組成而不起眼的小縫路,正好可以躲進去一個人的大小並因為外面的樹葉遮掩而不被發現。


待對方氣勢洶湧的經過一陣子再也聽不到聲響時,工藤新一才鬆了一口氣。


起身確認安全後正要邁出腳步時卻聽到一個聲響,不大聲但在此時異常敏銳的工藤新一還是聽到了。


「是誰?!」轉過身卻沒有發現任何人,別說人了連生物也沒看到。


來者沒有回話,對於未知的狀況使工藤新一提高了警覺,因為不明對方的身分他不敢輕舉妄動,良好的聽力讓他確定他沒有聽錯,而更重要的是,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他清楚感受到了某股視線向他而來。


「哎呀~別那麼緊張啦~我只是好奇出來看看到底是誰居然跑到這裡來了?」在耳邊冷不防的出現熟悉無比的聲音讓目前處在緊繃狀態的工藤新一嚇了一跳,轉頭一看發現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一張臉。


跟自己神似的長相以及腦袋後亂翹的頭髮,臉上帶著笑意好奇看著自己,是黑羽快斗的面貌。但不同的是,對方的頭上有著一對黑色貓耳,以及在背後微微晃動的尾巴和浮在半空中的身軀。看到對方的面貌令工藤新一也不禁放鬆了警惕。


「......笑臉貓?」為了確認心中的猜測而出聲詢問。

「嗯?沒想到你知道我?」這下對方更加好奇了,湊近繞著工藤新一上下打量著。


不會吧,沒想到那傳說中的笑臉貓長相會是自家戀人,看著對方身上的貓耳以及晃動的貓尾在自己身邊繞來繞去,工藤新一不禁覺得有點好笑,意外的還蠻可愛的,想到現實中的戀人表情也不自覺溫和起來。


「在想什麼呢?好像很開心的樣子?」觀察著並發現對方的情緒變化,一直好奇的笑臉貓湊到工藤新一面前忍不住出聲問道。

「啊......剛好想到某個人而已。」微閉上眼嘴角上揚微笑著回答對方。

與此同時他也意識到了某個問題,在剛開始因為這個超現實的世界讓他來不及思考這件事,現在回想起來,若他在現實中掉到洞裡來到了這裡,那麼他所在的現實世界中目前是消失的狀態?


糟糕了,這下那傢伙會擔心吧......


已經在這個世界不知道過了多久,而簡訊不知道有無發送成功,雖然不清楚這裡的時間跟現實中是否一樣,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必須盡快回到現實世界中。


「嗯哼~」輕哼了下,發現對方的情緒又再次變化,觀察對方已經有一陣子的笑臉貓停止打量對方的舉動發出一連串的問題,「那麼你是誰呢?怎麼會來到這裡?肯定不是普通人吧?因為普通人是看不到我正在休息的地方喔!」

這就是讓他好奇的原因,原本正在睡覺的笑臉貓被突如其來的訪客打擾,如果是普通人不可能會發現這個被屏蔽的地方,因為從外面看起來就像被隱形了一樣。

「咳......我的名字是工藤新一」頓了噸,對著這張臉重新自我介紹總覺得莫名彆扭「因為追著一隻兔子不小心來到這個世界然後在途中被追補無意間就逃到這裡來了。」一口氣簡單說完剛剛發生的事。「至於上一個問題......不是我知道而是智蟲告訴我的,他告訴我要來找你,只是沒想到那麼剛好會遇到。」

「咦?智蟲告訴你的?難不成你是Alice?」對方睜大眼睛語氣也不自覺上升驚訝著。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你們要找的Alice......但就遭遇來看或許是吧。」

「這下不得了了!得趕快帶你去見一個人!他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說著同時就一下子拉著工藤新一的手一下推著後背帶往某個方向前進,一樣還是浮在半空中來來回回進行這些動作。

「你說的那個人是誰?」為什麼看到我會很開心?

「嘿嘿~到時後見到你就知道啦~」歡快說著,並指向前方「就在那裡。」

在心中默默思考對方口中的那個人是否為紅心女王的可能性,並默默打消這個胡思亂想。


雖然是不同人,但既然對方的長相是自家戀人應該就不會危害自己,而對方也的確是散發善意的氣息,甚至可以說是高興雀躍的。再說,老爸樣貌的智蟲也說過笑臉貓會帶我去見一個人,所以終於要開始步入正軌了嗎?


在思考過程中眼前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森林出口,走出森林後出現在面前的是一大片花園,而花園中心有個庭院似乎有三個人影在晃動著,走進後一看,令已經驚訝很多次的工藤新一也不禁睜大眼睛──


在長桌正中心的是身穿怪盜裝扮的黑羽快斗──也就是怪盜基德,白色高禮帽與一襲的白色西裝外加單片眼鏡,優雅的姿態與記憶中的樣貌如出一轍,而那個人正在悠閒喝著下午茶。
坐在左右兩旁的是怪盜淑女裝的黑羽千影以及怪盜黑鴉裝的黑羽盜一,但不同的是這兩人的頭上,黑羽千影有著一對長長的兔子耳朵,而黑羽盜一有著一對圓圓的老鼠耳朵。


「快斗?......不、基德.......?」就算是工藤新一也忍不住壓低聲音發出疑問,同時也發現了剛剛還在旁邊的笑臉貓此時已經出現在怪盜基德身後對他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後消失不見。


「......哎呀,這真是稀客。」因為工藤新一的聲響而注意到了對方,在看見來人時一瞬間的驚訝與懷念一閃而逝,隨即恢復Poker face並離開座位起身來到工藤新一的面前,「不知道有沒有榮幸能夠邀請你一同參加茶會呢?」左手輕放在胸前,身體微微向前傾,似在邀請的姿勢伸出右手說著同時一朵玫瑰花出現在手中。


現實中與黑羽快斗交往已有段時間,兩人皆結束了各自的使命目前普通生活著,自家戀人已經不當怪盜退休很久了,沒想到會以這種形式再次看見這副裝扮,雖然腦袋很清楚是不同人但對方的行為舉止卻又莫名神似。


默默接下對方的玫瑰花,開始整理所看到的資訊,就記憶中的故事而言出現在茶會中的是帽子先生與三月兔和睡鼠。智蟲所說的關鍵重要人物就是指帽子先生?


「樂意奉陪。」露出笑容的同時對方也側過身,右手臂往長桌方向延伸呈現歡迎姿態,與此同時原本輕放在胸前的左手伸出在眼前微笑示意著,瞬間明白對方意圖的工藤新一半月眼的把右手放在對方伸出的手上「歡迎!我們重要的第一位客人。」說完便低下身微微親吻工藤新一的手,之後便帶著他來到他的座位旁拉開椅子示意入座,待工藤新一坐好後他也回到原本的座位上並站起張開手臂如同宣告般大聲開場──
「Ladies and Gentalmen ! It's tea time !」語畢周圍爆開了綵帶開啟了序幕,以及同桌另外兩人的拍手歡呼聲。


「...... 」這裝模作樣的程度還真是不輸給本人啊!


默默拿開掉落在頭上的綵帶半月眼想著,開始思考對方一開始見到他的反應,驚訝就算了自己也很驚訝但為什麼會有懷念的反應?


雖然只有一瞬間很快就收起來了,但那種表情就像看見了許久不見了人一樣,有著欣喜以及冷靜後的哀卻失落所造成的懷念感。


工藤新一不明白,除了對方的反應外,還有對方的身分。


據他所知,印象中帽子先生也被稱為瘋帽子,形象應該是瘋瘋癲癲的整天笑嘻嘻的舉辦茶會才對,雖然這裡的角色很多都變成了自己熟知的長相,有些也的確有相像的反應不過還是可以從對話或舉止感覺到不同,但眼前這位,除了一開始那奇怪的反應外就像本人來到這裡了。而且是17歲還在當怪盜時的他。


思考過後沒有結果於是放棄糾結這些問題,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如何解決現在的困境,他還沒忘記自己要趕快回去現實世界中這件事。


「說起來還沒自我介紹呢?如你所見,我是帽匠,可以稱呼我為帽子先生、亦或是後來大家稱呼的瘋帽子......隨你喜歡。」拿起高禮帽微微示禮,「至於你剛剛的稱呼、雖然我不清楚基德是誰,如果你想也可以這麼稱呼,但我猜你可能是認錯了?」微微一笑,倒了一杯茶遞到工藤新一面前,也幫自己到了一杯茶,「旁邊這兩位是三月兔以及睡鼠,跟我一樣一直在這裡舉辦茶會。」

擁有黑羽千影面貌的三月兔隨意笑著揮了揮手說聲"Hi~"之後又靜靜的喝著她的茶,而擁有黑羽盜一面貌的睡鼠則是點了點頭示禮後又漸漸閉上眼睛,帽匠頓了頓「那麼,我可以請問你的名字了嗎?......我是說,你的本名。」灰藍色的眼眸直視工藤新一的雙眼帶著微笑。


「工藤新一......是個偵探。」笑了下,果然這個人跟其他人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到目前為止遇到的人很多都在Alice這個身份打轉,但是他卻連問都沒問。


「你不問嗎?關於我是不是Alice這件事?」

「嗯?」輕笑了下,「不需要問喔?因為看到你的時候就明白了。」

「你不是Alice,但同時你也是Alice。」輕喝了一口茶,「剛開始看到你時也讓我驚訝了呢。」

「什麼意思?你知道些什麼?跟你一開始的反應有關係嗎?」工藤新一直覺這個人知道些什麼,而那些事情有可能正是回去的關鍵。

「這種直白的地方跟那個人也很像呢!那麼,願意聽我說個故事嗎?」稍微拉低帽沿讓人看不清表情,但嘴角依然微笑著。

「......」嚐了一口帽匠為他倒的茶,看著並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我想在這之前你應該已經有聽說過目前這個世界的現況吧?」看著對方點頭後繼續說道,「其實呢,大部分就如同你所知道的情況一樣,這個世界目前由紅心女王統治著。而我、因為某個原因受到懲罰時間被停止了,因為懲罰的關係於是永遠停留在這裡舉行下午茶。」頓了頓繼續開口

「我一直在等待著,在這無盡的時間中等待再次見到他的希望......當時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是個小孩子,那個人真的跟你很像,不管是眼睛還是長相或是個性......如果他順利成長的話現在或許跟你差不多大?」似乎是陷入回憶中,帽匠露出了懷念的口吻。
「但是......他消失了。」這次停頓了幾妙才開口「他沒有回去原本的世界、應該說對他而言已經沒有回去的必要......他說過,他所有重要的人全部都已經離開他的身邊到另一個世界去了,所以就算不回去原本的世界也無所謂...。


已經跟他相處了有一段時間,中間也發生了很多事情,原本雖然不捨但還是想幫助他回去的我聽到他這麼說之後就決定跟他一起在這個世界生活。


沒錯、我對他抱有著好感。

而向他坦白對他的感情以及提出這個決定後他也答應了。

正當我們的生活差不多開始安定起來時,一切來得如此突然。
某次半夜裡來了不速之客並將他帶走了,追上去想奪回來卻被人從身後重擊並昏迷了過去。

......我當時醒來後就像發了瘋到處尋找他,但是幾乎翻遍了整個世界卻還是找不到他。

而後來就因為忤逆紅心女王的命令,受到處罰於是我的時間因此停止了。

我相信他還活著,他是個很堅強的人,不會那麼容易就喪失生命,但是卻再也無從得知他人在哪裡。

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漸漸的大家就稱呼我為瘋帽子了。

......或許我真的是瘋了也說不定。」說到這裡,帽匠自嘲般笑了笑。

「目前到這裡,有什麼疑問嗎?」剛才的情緒瞬間一掃而空,取代著是往常的微笑。


「你因為忤逆什麼命令而被處罰?」

「嗯~因為女王說要成為她的俘虜,但我的心早就是那個人的,所以就拒絕囉~!」俏皮的眨眨眼睛。

「......那個人的名字是?」

「柯南,江戶川柯南。」說出這名字時帽匠的表情也溫柔起來。

「所以......那個人,咳、也就是江戶川柯南是你的戀人,同時也是Alice,而他現在目前下落不明,同時你的時間是停止狀態。」重新整理剛剛帽匠的那些話,看來他不得不重新理解這個世界了,與其說是夢境不如說是平行世界會比較恰當。


也難怪會說什麼我不是Alice但同時也是Alice這種匪夷所思的話了,帽匠一直等待著的是另一個平行世界中的自己,而自己在現實中也有個等待回去的歸屬。


「有辦法恢復嗎?你的時間。」

「我想除非紅心女王親自解開否則是無法的喔?」

「那麼你還有哪些地方沒有找過?你剛剛說過、幾乎而不是全部。」

「還有一個地方,」露出笑容「不過那個地方現在的我無法進去。」

「說來聽聽?」看來似乎有點頭緒了。

「是皇宮喔~曾經有試著潛進去但是最後還是失敗收場。」聳肩無奈著說道。

「但還是有希望吧?」露出自信笑容。

「如果你願意的話。」微微一笑欠身。


說完兩人相視而笑。



---------------------------------------------



在此同時,皇宮內部。


「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呢?」撩撥著一頭紅長髮身穿往常的露肚魔女裝,和平時一樣正在詢問魔鏡的紅心女王對著鏡子不厭其煩的問著千遍一律的問題。


「報告紅心女王,是Alice。」

「什.....?他不是已經消失很久了?!而且他不是一個小孩嘛!」

「報告紅心女王,雖然以前那個Alice消失了,但是現在另一個長大成人的Alice回來了。」鏡子顯示了工藤新一的背影。

「等......!他不是男的嗎!啊阿氣死我!太可惡了居然有人會比我更美!」聽到回答最美居然不是自己而是那個Alice時已經很震驚,在得知對方居然還是個男的後紅心女王覺得世界崩潰。


不行她無法接受這種結果。


「來人啊!馬上找出Alice將他帶過來!」感到崩潰想要滅世的紅心女王於是下令身邊最得力的黑騎士追捕其人。

「喔呵呵呵~等著吧Alice,惹怒我紅心女王的下場如何你就等下自己體會吧!」說完便繼續喔呵呵呵的離開了。



一大群軍隊浩蕩蕩的從皇宮出發,此時處在庭院中心的兩人還在商討對策。



「那麼,你有什麼計畫了嗎?」

「這個嘛......老實說,沒有。」

「哈?!我還以為你已經想好接下來的行動了!」

「什麼啊!就算是我也無法預知你會出現啊!而且我已經很久沒有離開這裡了......」越說越小聲。

「算了,那接下來要幹麻?」

「我想想......既然你都來了,那麼首先,找到白女王吧。」

「白女王?據說隱居很久沒出現那個?」

「呃、對,就是她。」

「找她能做什麼?」

「他在柯南消失的隔天隱居,所以我猜她或許知道些什麼.....又或者其實人就在她那裡。」

「排除在紅心女王那裡?」

「不可能,如果在紅心女王那裡女王不可能默默不吭聲。」頓了頓「而且如果真的在紅心女王那裡的話八成被關起來或是被下咒語囚禁在某個房間,Alice是個特別的存在不會在普通牢房,但是之前被叫去皇宮時順道摸了遍還是沒有任何發現。」聳了聳肩。

「那麼......、」正當要繼續詢問如何找到白女王時一陣突兀的聲響打斷他的話語,周圍響起刺耳號角的聲響,緊接著聽到附近有一群人馬接近中。

「糟了,被紅心女王發現你的存在了!」

「什......?」

「快躲起來,被抓到就玩完了!」

「我能往哪裡躲啊!」

「吃下這個。」拿給對方一塊餅乾,那塊餅乾好像在之前那間房間有看到過但似乎長得不太一樣,事態緊急工藤新一沒想太多一口吃掉,接著他的身體如同他所想一般開始變小,但不同的是他的衣服沒有跟著他一起變化,於是乎幾乎全裸的工藤新一被帽匠用手帕抓著放進一個乾淨沒使用過的茶壺裡面,怕裡面不舒服又丟進了一些碎布。


然後軍隊就到達了。


帶頭的是黑騎士,以及在他前面似乎在嗅著什麼的部下。


工藤新一從茶壺中的縫隙稍微偷瞄了下,發現對方的樣貌就是白馬探以及服部平次。

白馬探除了身上的穿著外本身沒什麼太大改變,至於服部平次就不一樣了,除了長相還是他認識的之外,他的頭上有對狗耳朵,脖子上還有著項圈跟斷掉的鏈子。


「噗--」看到這裡工藤新一也忍不住不小心笑了出來。

明明叫做白馬卻騎著黑馬穿得一身黑以及服部居然變成狗了,聯想到現實中的兩位好友他就覺得好笑,但他隨即用嘴捂住自己避免再次發出聲響,而在外面的帽匠同時也蓋住了蓋子裝作蓋子所發出的聲響並看似不經意的護住茶壺。


而剛剛那聲雖然不大也讓原本努力嗅著的服部平次樣貌的狗往他們看過來。


「沒想到黑騎士大人居然會親自光臨這裡,要來一同參加茶會嗎?」視線環繞了一圈「不過你帶來的人馬我這裡可就無法容納了呢。」帽匠看向來人,率先發話故作輕鬆道。

「奇妙曆xx月xx日17:45分,紅心女王已經發出通緝令了,如果有發現Alice最好把他交出來。」

「嗯哼~我不知道你們所說的Alice是誰,不過看來你們是不想參加茶會了。」

「本來就沒人要來參加你的茶會。這是為你好,不想再受到懲罰就乖乖聽話。」

「真可惜,雖然我這裡沒有你們要找的人,但如果我說不呢。」氣勢絲毫不遜色,帶著制式微笑回視對方,氣氛一觸即發。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搜。」使了一個眼色給服部平次樣的狗,後者接收到便往帽匠走來並望著對方手中的茶壺。

「你該不會以為人在茶壺裡吧?」帽匠看似誇張的說著。

「我的鼻子可以很靈敏的。而且,沒有完成任務我沒辦法解救家人。」兩人用著只有彼此聽得到的聲音說話。

「......白女王,我們在找人,可以一起。」

「......認真?」聽到這個詞也忍不住睜大眼睛。

「認真。」

「......」思索猶豫了一下,便轉身跑向另一個方向,後方的黑騎士見況也帶領著軍隊跑向另一邊。


「呼......」等到在也看不見也聽不見聲音後,他們終於鬆了口氣。


「噢......抱歉抱歉。」打開茶壺想確認狀態時看到對方身上臨時用手帕裹著圍繞起來的身軀才想起對方現在是半裸狀態,於是蓋子蓋回去伸手從旁抽出另一條手巾,接著甩了一下簡單的衣物就做好了,「先稍微忍耐一下,目前沒有針線,湊合湊合穿吧。」丟進茶壺裡讓工藤新一自己穿戴。

「喂.....你想讓我待在這裡面到什麼時候?」敲了敲茶壺邊不滿說道。

「咦...原來你已經好了?好了就說一聲嘛!」打開蓋子讓對方出來,並拿起自己的高禮帽把對方放在禮帽上,接著撿起地上的衣服抱著禮帽站了起來。

「覺得如何?能乘坐我的帽子的人只有你喔!」笑瞇瞇說著。

「啊啊?!還能怎麼樣?還不趕快把變大的飲料拿來!」對於對方長相跟自家戀人一樣且異常放大的臉,加上身上那雖然可以遮掩身軀卻有些鬆垮的衣物,工藤新一不由自主覺得很羞恥,想趕快恢復原來的身體穿上原本的衣服。


「......沒有。」

「哈?!怎麼可能沒有?!」

「呃、我沒騙你,雖然我有可以變小的餅乾但沒有變大的飲料......所以,抱歉了?」

「......」工藤新一無奈了。所以意思是他現在只能坐在對方的禮帽上活動?

「哎呀別那麼消沉嘛~!我可以帶你去你想去的地方啊?」開始向前離開原本的位置,走向另一個方向。

「......那接下來怎麼辦?我要用這副模樣去找白女王?」

「不,會讓你變回來的,在這之前就先認耐一下吧?」帶著歉意且無辜的眼神說著,看著對方的樣子工藤新一也只好先妥協了。

「好了,時間不多了,我們得趕快遠離這附近,他可沒有辦法拖延太久。」說著便加快腳步。

「你是說他們有可能回來?」

「嗯,依照黑騎士多疑的個性他會返回,而等他返回後找不到人就會追過來了。」

「那服、呃,我是說那個狗沒事嗎?他不是被逼迫的?」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雖然那副模樣但還是會自保的。現在他的鎖鏈被砍斷,想綁回去可沒那麼容易,他是因為礙於有人質在他們手上才會聽命行事。」

「好吧,那麼現在去哪裡找可以變大的飲料?」

「白兔那。」

「...你說的白兔該不會就是那隻穿著福爾摩斯服裝拿著懷錶的兔子?!」

「嗯沒錯,就是他~」

「......呵呵。」沒想到現在要去找那個令他來到這個世界的原兇,他不經半月眼乾笑道。

「不喜歡?」

「......不,只是因為會來到這個世界就是因為追著他然後不小心掉進來的。」想了想,來到這個世界後雖然也想要趕快回去原本的現實世界,但同時或許也因為這個人的關係,讓他覺得他必須要完成來到這裡的使命,雖然還是不清楚所謂的改變現況是指改變什麼,但他僅僅想要幫助這個人找到另一個世界中的自己,這麼一想後就看開了,並隨意聳肩。

「喔?那麼我可要感謝他才行了。」

「為什麼?」

「因為是他帶來了希望啊~」看著對方微笑說著。

「...哈哈......究竟結果會如何還不知道呢。」被這樣看著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的工藤新一撇過頭乾笑道。

「沒問題的,我相信。」溫和的語氣說著,跟那個人一樣有著令人放心的力量。

「......還真是個信心旺盛的傢伙啊!」

「彼此彼此,我到覺得現在反而充滿了無限可能?」

「是嗎?」

「嗯,因為有你在啊!」

「就算是現在這付身體?」

「沒錯。」

「......」

工藤新一無語了。

......這個傢伙到底有多令人難為情!

彆扭的翻了個白眼不再去回答他。

「是說,還有多久才會到?」

「就快了,但追兵也跟著快了。」聽到遠方傳來追趕的聲音,動作也加快了起來。

把掛在手臂上的衣服塞進禮帽的暗房裡固定好避免掉出來,而後從快走中變成近乎奔跑了起來,穿過森林後是一大片的河。

「聽好了,或許等下我無法跟你一起行動,但是別擔心,帽子會帶你到安全的地方保護你,過後如果可以行動就先找到白兔先生。」

「白兔先生就在前面那棟小木屋裡,如果不在可能是跑出去外面了可以向附近打聽一下,然後,別被其他人發現你是Alice喔!否則可能會有意外的追兵。」


聽著對方的話語及表情,工藤新一有種不祥的預感。


「......你想做什麼?」

「有個小計畫,算是打聽女王的消息。」

「喂、你該不會......」

「放心,不會有事的。就當作是相信我,好嗎?」嘴角微微勾起帶著堅定的眼神試圖讓對方安心。


--------TBC---------


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m(__)m

其實一開始很猶豫要不要往這個設定的...

原本的腦洞裡是沒有柯南的、因為如果按照魔境夢遊的劇情來發展會是小時候的新一來過這個世界但是他以為是作夢所以忘記了>>>但是這樣基德帽匠沒人陪我不甘心所以後來腦洞越開越大就變成這樣了(欸

((畢竟這邊的K柯是建立在另一個平行世界中柯南BE的結局下來到這裡所以...(抹

然後角色部份、描寫上也糾結過要以原角色的個性來發展還是Alice裡會有的調調

所以可能會有種相似但卻又不一樣的感覺吧>>>>雖然外貌一樣但是會有些Alice世界中角色的感覺這樣(?

不過基德帽匠我是直接以基德的感覺來寫的就是了、但也因所經歷的事情不同感覺也會有些不一樣?><

啊啊總之意外的比想像中長篇、感謝不嫌棄T///T

有沒有人想要來猜猜後續發展的啊XDD((沒人

【新快新片段2】

*題目我還沒想好(ry
 *上次的延續(我發現我不會做連結(爆)
 *主新快但或許有快新成分在?(???
 *文筆渣渣,多對話,慎入(原本是為了畫分鏡而寫的大綱)

──────────────────────────────────────────────

「喔?我還以為大偵探又遇到什麼難題了呢?」觀察對方的舉止其實已經有一段時間「你知道嗎大偵探、剛剛你給人的感覺有種......」頓了頓、琢磨著要如何形容那種感覺「心事重重?」很少見到對方這麼直接透露出這方面的情緒,讓怪盜不免思索著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這位名偵探如此煩惱。

「......」沒想到自己那麼快就被看到、被看到就算了居然還表現出來,而那個所謂的『難題』就愜意的站在眼前絲毫不知情。

工藤新一覺得很無奈還莫名有種羞恥感。

「才不是...!」偵探彆扭的否定怪盜剛剛的形容「只是剛好在想些事情。」撇過頭,在心中輕嘆了口氣,思考接下來要怎麼面對心中那股躁動。

一開始工藤新一是不相信的,對於這份情感。

對於這位怪盜先生,他一直認為是個旗鼓相當的好對手,在危及時是個可靠能夠託負的重要夥伴。隨著一次次的互動一次次的相處,過程中有時怪盜的本性在他面前漸漸透露出來,而在關係變好之後演變成近似朋友之間的關係。

原本是這麼認為的。

──直到某次看見對方毫無掩飾的笑容而莫名心跳加速為止。

「嗯~?要不要說來聽聽?」似乎被激起好奇心的怪盜露出玩味的笑容「或許我可以幫忙喔?」

「......這是我自己要處理的事情就不需要麻煩小偷先生了。」這什麼?難道要告訴對方其實正在煩惱似乎喜歡你這件事?這怎麼可能說得出口啊!在心中默默翻了個白眼吐嘈。
 「而且、我不知道這件事小偷先生能幫什麼忙」露出半月眼說道。

「是怪盜不是小偷。」慣例糾正對方的稱呼「真見外啊名偵探~」雙口叉腰用著誇張的語氣
 「怪盜基德可是無所不能的喔!」得意且露出自信的笑容。

「是是、既然無所不能的大怪盜那麼想幫忙的話,那麼......」頓了頓猶豫了下,看著眼前的人「星期天早上9點在米花公園噴水池前......」豁出去般一口氣說完「有空嗎?」努力掩蓋心中的緊張認真看向對方。

既然如此,那麼就來確認吧。

「啊?」愣了一下,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約自己的怪盜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我說、那天你有空嗎?」

「呃......有空是有空啦、不過?」

「那你是接受不接受?」

「...難得大偵探的邀約怎麼能不接受呢?」微微按了按帽簷,輕笑了下。

「啊對了,不要易容過來。」在心中默默鬆口氣的偵探補上這句。

「欸~~喂喂不是吧怎麼可能?!」

「放心,那天就算不小心透露了你的真實身分我也不會趁人之危的。之後的對決我會當作不知道這些事,所以別擔心。」停頓了下補充「而且如果我真的想的話可以用其他方法得知不需要這樣做、我說過了,我會在現場對決抓到你。」認真的眼神嘗試說服對方。

「嗯......」怪盜思索了下「...那麼之後的行動中不可以妨礙我!如何?」糾結的提出條件。

「好吧下次的行動不會妨礙總行了吧。」聳肩。

「太少了,至少5次!」怪盜伸出手掌比出手勢,喊出價碼。

「什....不行太多了,最多3次!」偵探折衷殺價。

「好吧3次就3次...」隨意聳肩「...說好了之後不能妨礙喔。」還是有點糾結的語氣但因為好奇名偵探約他出去的理由而妥協說道。

「嗯。」露出笑容「沒問題,說到做到。」

「那麼大偵探現在要來抓我嗎?」轉念一想,輕笑了下,一手隨意插著口袋,帶著玩味的眼神與仍然自在的語氣顯示他的遊刃有餘。

「那當然。」露出自信微笑說道「在這之前先把寶石還來。」就如同往常一般,工藤新一豪不客氣的伸出手。

彈指之間,怪盜手上就出現了今晚的目標「這次也不是我想要的寶石,就麻煩幫我還回去啦~」隨著這句話那顆名貴的寶石沿著拋物線落到偵探的手中。

「好了,既然如此這次就放過你吧。」確認一下手中的寶石便放入口袋,已經不知道多少次用這理由放過對方,這次也不例外。

「那真是太感謝了。」輕笑著「最後,雖然有點晚了...」靠近對方「給名偵探的賀禮、恭喜恢復原來的身體」抬手一翻、一朵神秘而沉靜的藍色妖姬出現在手中「願意收下嗎?」眼中透露著溫柔與笑意。

「......還是一樣那麼的裝模作樣啊!」雖然這麼說著但還是彆扭的從對方收下帶有些許露水的玫瑰花。

怪盜輕笑了下「那麼,時間也不早了,就先告辭了。大偵探也早點回去休息吧~」語畢一陣煙霧後便消失在眼前。

「......笨蛋──」看著怪盜消失的地方「等下還要幫你還回去啊......」不自覺握緊手中的藍色妖姬將之輕靠在唇邊喃喃抱怨著。

今晚的夜色依然很美。

TBC_

──────────────────────────────────────────────
 呃....好的首先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m(__)m(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啦)
 其實這篇我很糾結要打上什麼CP? 一開始是以新快的角度來寫的(覺得缺糧)、所以之前的開場白就是標上新快.....但是後來????偵探好彆扭啊>>>>>真不愧是傲嬌(夠
 大概用不同角度來看會有不同感覺吧(你       所以CP自由心證嗎反正沒有肉(喂    還是有人願意來分享意見呢XDDD(跪求(滾喔# 這篇到底該怎麼標CP好呢(掩面抹
 話說另一篇寫的快新......也是之前的腦洞還沒整理......現在看覺得好蠢阿XDD(題外話)

【新快腦洞片段】

*腦洞片段(算是開場白?)
*天台老梗
*大概是新快
*黑衣組織已消滅,偵探剛恢復原來的身體
*通往天台的道路上,開始思考回憶與怪盜之間的事情

以上,沒問題的話請往下

────────────────────────────────────

啊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目光再也無法從他身上移開了──那白色的身影

踏上通往天台的階梯,身後充滿了警方忙於追捕怪盜的聲響,大樓外為怪盜而來的應援聲彷彿與世隔絕般,獨自一人走著。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whatever remains,however improbable,must be the truth.
當你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因素之後,剩下來的儘管多麼不可能,也必定是真實的。


站在天台邊的工藤新一望著遠方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面,在這次怪盜基德的行動當中、僅僅破解預告含內容及指示加強所有有可能突破的地方便直接來到了這裡。


一次次的對決、一次次的合作
很多時候只需要一個眼神就能了解對方所想之事

偵探與怪盜之間的界線 早已模糊不清
卻又有著難以言喻的距離

抬頭向上望著東京的夜空,今天依然是個滿月之日
伸手向前想抓住什麼,卻連觸碰也做不到


就像那個人一樣

「在想什麼呢?大偵探。」


熟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伸出的手握起並收回
看著緊握的左手,閉上眼微微一笑。


「不,沒什麼、」

轉身望向聲音的主人,在月光的照射之下、那優雅並朦朧的白色身影映入眼中
臉上還是帶著那完美的Poker face
但不一樣的是,帶著玩味望著自己那笑意的眼睛裡有著不易察覺的溫柔


啊──果然就是這個人了啊

「只是在想要如何才能抓到你而已。」

這個愛裝模作樣的小偷

TBC(大概)

──────────────────────────────────

呃呃、其實原本只是想要把腦洞畫出來所寫的大綱好畫成分鏡......
結果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了?!而且還只是開頭而已(抱頭)
寫出來之後發現偵探的內心戲好多啊啊─────
開始擔心無法好好的表達出來orz(不管是畫技或是文筆都嚴重不足ry
已經有畫了一些分鏡草稿了...總覺得會爆頁數(欸

不知道這樣看不看的懂、總之就是大偵探在回來之後該面對蘭的總是要面對
在思考同時也發現了自己對小蘭的感情已經不是那方面的情感
依然是重要的青梅竹馬、只不過轉變成親情及友情
而在推理過程中、頓悟了(引用福爾摩斯的話)
(這些前面的劇情還沒有提到....如果有機會的話再補...(跑走)
所以這是個情商低下的大偵探好不容易開竅並開始追求怪盜先生的故事(欸

然後現在有個問題就是......我連後續劇情都有了四種選擇路線(欸
1.搞笑向(兩人崩壞注意)
2.正劇向(感覺會很長&我懷疑自己智商不足畫/寫不好)
3.直接跳過過程開始兩人甜蜜生活(喂
4.快斗視角
5.其他

我www我到底要往哪個方向好呢好糾結(醒醒
歡迎給建議~//

然後第一次把腦洞發上來了總覺得有點緊張(汗
這邊只要是他們兩個就吃所以不管是快新還是新快都有接觸
如果有機會的話再整理腦洞看看
自從萌上他們兩個後就有在嘗試把幻想寫/畫下來但是都沒有發出來過
不過感覺都是老梗阿XDDDD(爆

如果OOC的話我的錯、歡迎提出(很怕拿捏不好角色><
第一次打上tag、佔tag抱歉><

以上請多指教(*´艸`*)

這次去日本所帶回來的柯南同人本.....居然有89本(爆(荷包大失血
其中新刊與二手的比例實在差好多阿XDDD
新刊26本、二手63本((雖說是二手但是很多跟新的一樣阿阿
池袋k-books太可怕惹(掩面 
相對之下虎穴能買到的新刊頗稀少...不過也敗了蠻多錢就是了(ㄍ
雖然失心瘋荷包大噴血但也挖到寶啦開心~~~~(///艸///)

哇啊啊之前一直不知道lofter要怎麼發文直到手機更新現在終於讓我找到發佈鍵所以想嘗試看看(掩面((欸居然##


照片是之前通販的本子....其中的快新本(///▽///) 還有另外兩本再錄本不過我不知道要怎麼連續貼照片所以就...有機會在說吧XD(再次掩面 第一次敗日文本就為了他們兩個啊啊!(艸 真的好喜歡他們嗚嗚嗚QWQQ